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欢迎您!

当前位置 >> 学校概况 >> 浙大关联 >> 文章正文

面朝浙大,接引未来

时间:2016-12-29 | 作者:高成英 | 来源: 原创| 浏览次数:304次 【字体:小 大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文本】

面朝浙大,接引未来

——记浙大教授的附中课程

1216日下午,浙大附中国际文化节系列活动精彩纷呈地开展着,操场上电影节、国际文化沙龙进行得如火如荼,而与此同时,浙大教授与学术人生课程依旧以每周一课的节奏正常开设。这天正是浙江大学副校长、基础医学系教授罗建红,按照学校课程安排,如约走进浙大附中,在学术报告厅与浙附学生面对面,进行深入的交流,让心灵与精神对话,科学与思维碰撞。

在高中校园就能领略浙大教授的风采,让同学们深感荣幸。由浙大78位教授组成的金牌导师团相继在浙大附中开班,专业领域涉及人文、影视、物理、医学、教育、心理、环境、计算机、经济等。在新高考改革背景下,浙大教授讲授学术课程,为同学们了解专业、发现自我、培养志趣、选择专业方向等提供了很多帮助。

 

以梦想照亮梦想

“你们是浙大附中学生,我是浙大教授,我就在你的隔壁,浙大欢迎你们!”罗教授的开场白如此邻家可亲,顿时拉近了校长和同学的距离。他说特别看重浙附学子的朝气,聪明阳光,积极向上。罗校长强调:未来,无论个人梦还是中国梦的实现,都需要同学们的努力和智慧。

罗建红不无自豪地说,自己还曾经是浙大附中的学生家长,因为他的女儿就毕业于浙大附中,或者说,他女儿的梦想就是从浙大附中起航的,现在博士在读。罗教授首先和同学们分享了自己寻梦经历,他笑着说:“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,高考刚刚恢复。之前我们没读书,也没有书来看。听到高考恢复的消息,就特别想读书。因为书少知识又相隔久远,所以拿到一本书就急切的去看去学,后来我成了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。”读完大学后,罗建红去美国进修。回国后当过医生,继而在浙江大学研究神经科学。这让在场的同学深受鼓舞,有什么比照亮梦想的光束更眩目的呢?

个人梦与中国梦

 

聚精会神听讲座

 

以“神经科学”延展“科学神经”

“什么是神经科学?”这不单单指神经的一方面,而是“神经科学和行为,Brain is a product of natural evolution”。讲座进行到一半,当报告厅的气氛达到高潮,罗校长开始深入介绍他的研究和专长。他说,我们所有的神经始发点源于它们的家,也就是大脑。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,人类从猩猩进化为类人猿,再成为直立行走的动物,我们携带着一条连接过去和未来的纽带——DNA。这似乎是一个不会消失的身份证,这漫漫的20亿年中,DNA维持着细胞的遗传,无论中间经历了多少,“造物者的魔力”总会基因脉脉相传。这种双螺旋的大分子至今仍是是未解之谜。

与教授的思维碰撞

关于大脑,关于神经,罗教授给我们介绍了许多知识,这是别于课本外而又高于课本的,罗教授用他的思想带领我们一起探寻科学未知之美。

最早从埃及开始,象形文字上所画的脑的形状就展现出人类对于大脑的好奇和猜想。进入梵高和伦布朗的时代,在其中的一幅画上,伦布朗展示了如何“打开大脑来探索”——解剖。现代的科技,可以做到“不打开大脑”来研究,核磁共振告诉我们头上的大脑究竟是何等模样。大脑是神经中枢,是神经元的集合地。我们通过现代的科学,了解了脑神经是通过电的方式来处理一个个信息,这就像电脑一样。“类脑计划”因此产生。我们的大脑皮层有处理不同方面信息的部位,人类有不同于其他生物的语言中枢系统,使我们可以通过汉字英语等交流。大脑皮层的前沿有一个叫“前额叶”的部位,主要用于处理信息。所以“高额头聪明”这句俗语也不无道理……

因为未解,所以人类一直尝试去破解。罗教授的讲解,燃起了同学们对科学的求知欲。

神秘的宇宙与人的大脑竟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

 

从课堂遥望宇宙

是否人类会因为发展落后,被外星生物取代?是否可以用代码来表示不同的人?

互动环节,许多同学抓住机会,发表的自己的看法和见解,并向罗校长提问。虽然,目前同学的知识是有限的,但是他们对知识的渴求是无限的。听着窗外的风卷来冬天的寒气,但在座同学的内心却洋溢着热流。或许不是什么人改变了好动爱玩的我们,而是知识的魔力,对人类的探索,让我们挪不开步子,停不下好奇。宇宙对我们来讲,已经不是抬头可视的远方,而是藏于心绘于脑的星空。

追问不依不饶、停不下渴求的脚步 

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,同学们方向渐明,动力日足,浙大教授学术人生课程深受我们热爱,记得上周是浙大高分子材料系徐志康教授的讲座,也受到了学生热捧,扳起手指数一数,本学期我们见到的浙大教授已经涉及不少专业了。

徐志康教授讲座

    


 

通讯员:高一(9)班 饶潞萱

 


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29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