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欢迎您!

当前位置 >> 校园频道 >> 每周寄语 >> 文章正文

珍爱生命

时间:2015-12-23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次数:83次 【字体:小 大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文本】

高二(1)班 黄雨尘

各位好!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珍爱生命。这个题目让我联想到杰克伦敦的一篇叫《热爱生命》的小说。一个在荒原上迷路的淘金者,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,遇到了一只生病的狼。两个濒临死亡的生灵拖着垂死的身躯,在荒原上互相猎取对方。最终意志坚强的淘金者咬死了狼,他活了下来。

生命宝贵,这是毋庸置疑的命题。尤其是我们对自己的生命的珍惜,已经成为一种天性或是本能。我们手划破了,脸上长个痘痘,就会忧心忡忡,更不要说有了病痛,住了医院,那更是恐慌。

但是,珍爱生命若只是自爱,自我珍惜,从某种意义上上讲,还并没有超越动物的生存原则。人类的高贵,就在于除了爱自己,还能把这种爱推己及人。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。

珍爱生命,就是要尊重和捍卫其他人的生命。人类是一个整体,无论生老病死、喜怒哀乐都是相互连通的。诗人约翰多恩在他的诗作《没有人是一座岛屿 》中说:

没有人是一座岛屿,自成一体。

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份。

海浪冲掉一块岩石, 大陆就减损。

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。

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庄园失掉一块。

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之哀伤, 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。

所以,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, 它为你而鸣。

当我们看见不公正的事情正在发生,看见无辜的生命惨遭杀戮,如果我们没有力量奋起反击,也要必须发出抗争的声音。德国的尼莫拉牧师曾生活在纳粹的时代,他反思说: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,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;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;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,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;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,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;最后他们奔我而来,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。诗人约翰多恩说: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之哀伤,因为我与人类息息相关,因此,不要说巴黎的枪声与我无关,不要说那些恶行与我远隔千里,如果我们任由这种杀戮无辜的暴行肆虐,不愤而反抗,那么,那些枪声总有一天会响在我们的身边。

不但如此,珍爱生命,还要包括爱地球上的所有的生命动物的生命、植物的生命。生物学告诉我们,人类其实只是地球生物链上的其中一环,我们人类与地球上所有的动物植物其实也是一个相互依存的整体。只有和谐相处,才能保证这个生物链健康运转。但是,也许人类的力量过于强大了,我们脑子里的人类中心主义观念根深蒂固,觉得万物皆是为人类的生存而存在。我们习惯了人类高级生物的地位,我们常常漠视那些被我们看作低级的生命,对他们的生存既不会感恩,更谈不上敬畏。前不久,就在我们校园,失去了一群可爱的小生命。她们曾经在食堂前的一方小天地里,轻盈灵动,欢跃身姿,迎接每一位走进食堂的老师同学。她们是一群美丽的鱼儿,就跟你我一样,展现着生命的活力。但是一碗看似微不足道的菜汤,成为笼罩在她们头上挥之不去的恶魔,最终夺走了她们的生命。成了所有曾见识过她们美丽的人心中一个难以解开的结,一个难以诉说的遗憾。我们也常常看到校园内那些盛开的花朵被生生折断,不远处便是它们被踩得稀烂的尸体。花儿也不会说话,它们也只能用自己破残的肢体表达无声的抗议。还有那些被无端折损的树枝,还有那些被践踏的草地生命,无论大小,都有一份与生俱来的沉重。我们的强大,不是任意杀生的理由,轻易地夺走生命也从不值得称耀。自大是灭亡的开始,常怀敬畏之心,才能做到长久的平衡。

很小的时候,我看过一本漫画,是丰子恺先生的《护生集》,印象特别深刻。在《护生集》的世界里,人能与花鸟鱼虫对话,和猪狗牛羊沟通,人对自然万物有怜惜,有感恩,有悲悯。我喜欢这样的世界。也许,只有当我们以真正平等的眼光来看待世界万物,我们才会有真正的珍爱。

珍爱生命,不但爱惜我们自己,更要珍视同类的生命,同时也尊重我们之外的一切生命,这是我们生为人类的责任。

谢谢大家!

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29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