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欢迎您!

当前位置 >> 学生频道 >> 优秀习作 >> 文章正文

那些热爱生命并勇往直前的人

时间:2008-09-26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次数:603次 【字体:小 大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文本】

高二(2)班 张思嘉

这天下承平的环境给了我们什么?

良好的物质基础、说大话的本钱、还是忽略冷暖的条件?

可袁朗说:国家是后盾,人民是源泉。

想到某次看节目讨论什么行业最影响家庭,在场的人七嘴八舌的举例:娱乐圈、运动员之类。不论是什么原因,说心里缺失了一块那太夸张,但是的确像筋抽搐了一下,引得全身做劲,在这时,军人被抛到了光鲜的表面背后。

和平的年代,实则暗藏汹涌,不说国家之间的政治斗争,在边境,亚热带丛林模糊的国界碑,带来的危机潜伏的巨大能量令人惧怕,个人利益的贪欲就将主宰发生的一切,在那儿暴露的恶狠狠杀气,一片林子埋藏着多少,无人数清,也不被允许,毒贩、地头、国家暗派、甚至野生猛兽都是炸弹,随时拉开,如定向雷往不同方向射开,别以为是绚烂烟花的美好,逝去便无法捉摸,那是定向雷,一颗颗钢珠打入身体的声音,不延纹路撕裂皮肉的声音,拌着蛋白质烧焦的味道,生命就在硝烟中逝去,显荣于身后的事少之又少,藏着掖着,出奇制胜,即老A

步兵的巅峰,甲种部队克星的老A。老A是什么?齐桓说:ABCDEFG,A是老大。袁朗说:战场上有生死没有老大。吴哲说:网聊说A是骗的意思,我A你一下就是我骗你一下,第二层意思是兵者诡道。

特种兵的身份浓浓的着(zhuo)(zhe)传奇的色彩,A大是我第一次接触的也是唯一,我们能从中看出什么?军人的人道,不朽的荣耀还是背后的隐忍?

我通过袁朗和吴哲来感受A大,同时他们自身的光彩,我喜欢他们俩个,无论是自身的魅力还是站在一起的气场,兰晓龙说他们不会是朋友。袁朗和吴哲都太过聪明,人类本身会排斥相同的人,于是他们不会是朋友,但是我相信吴哲将是一面很好的镜子,袁朗的镜子。

袁朗,中校,A大队三中队队长,在新人受训时期担任教官。

吴哲,少校,军事外语双学士,光电学硕士,一代骄子, 说的最多的是平常心。

作为高学历的人才吴哲被铁路挖到了老A特训,他幽默机灵自洽多思豁达,在被齐桓骂的狗血淋头的同时他照样对这里抱有希望至少是对袁朗,尽管那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,他听说袁朗杀过人,他认为上过战场的人会不一样。可袁朗的暴虐、违规、践踏人格让他彻彻底底的失望了,他无法相信他会成为这样的人的战友,不,是让这样的人成为他的战友。

三个月,没有理想,没有光荣,没有尊严。有的只有坚持,没头没脑的坚持,绝不松懈的坚持。没有前方,没有后方,天地之大,独有自己,这是逆境,逆境中的逆境。

什么是逆境?爷爷奶奶哄着,爸爸妈妈罩着,整天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过着小皇帝的生活,全家人说话还要看脸色,我们有谁真正经历过逆境,孤立无援,哪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孤独寒冷,联想在网上寄居着的心灵空虚的孩子们,无病呻吟,打着不要伤害我们已经孤独的旗号,真是可笑至极。曾不想与他们年龄一般大的一批人已经参军,远离家乡,踏上征程。这是士兵给我的。

逆境,这就是袁朗的目的,他要压榨出他们的本性,于是在大家都欢欣的为3个月特训结束,自己进入老A庆祝的时候,真实的考验来了。

废旧的厂房,高塔、运输铁轨、晃动的人影,装着NBC的箱子,防毒面罩,一切都告诉我们,任务艰巨。没进老A几天的人被打个措手不及,来得太快,没有准备,也无法准备。许三多一如既往的不抛弃不放弃,成才放弃了,没有比原著更能形容他的句子了:他没有进战场,却成了新兵中间伤得最深的人。他的结果是回原来的连队寻找枝桠,这并不是结局。

而吴哲,他看穿了骗局,为此得意洋洋,他把怀疑精神发挥到了极致,这让袁朗头疼,吴哲少了一次考验,袁朗没有看到吴哲的本性,难以判断。如果现在吴哲知道多月以后第一次出任务会那样紧张,他应该不会在袁朗面前毫不留情的揭穿他,也许他不会后悔,但绝对不是现在的心情。如果袁朗知道第二天发生的事情,他会为拥有这样的部下而感到自豪骄傲。

在第二天评估的时候,吴哲第一次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,辩论,唇枪舌剑,好像华山之巅,两大高手对决,结果是他输了,当然他不是输在口才上,是经历,是阅历,是那沉重的一步之遥,不只是小小的一颗星那么简单,因为他们的辩题袁朗考虑的太多太久,不用思考就可以脱口而出。吴哲遇到了让他输的那个人,当然,在袁朗以质问语气扣掉他两分的那个晚上,他就失去了平常心,但这也成了他日后在老A安家的基石,袁朗让他信服让他安心,他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袁朗,亦可以在战场上为袁朗挡子弹。

袁朗在对吴哲提出忠告后就一直沉默不言,至到吴哲提出异议的时候,他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他终于觉得自己没有看错吴哲,他显得平静,一改平时妖孽的形态,直视吴哲的眼睛慢慢听他说完他的理想他的理由之后,对铁路说他喜欢吴哲,他要吴哲,因为他看到了吴哲的坚持吴哲的稳重吴哲的原则吴哲的乐观希望,而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吴哲他不会践踏士兵的希望与理想,那是他最珍惜的部分。但是他希望士兵们在没有这些东西时也能生存,在更加真实和残酷的环境里也能生存。他给了吴哲自己办公室和全大队的钥匙,让他查岗,当然这就是为了让吴哲能够消除疑虑留下来。

在最绝望的情况下,在完全失去希望和理想的情况下,在更加真实和残酷的环境里。我再次问自己:你有过真正的逆境吗?答案是明显的,没有。不是亲身体会我想我无法感同身受,我只能在遇到困难的环境,想到一群可爱的人们的坚持,咬牙,没有比现在更糟的状况了,只要努力,那一切将变得美好,这是士兵带给我的。

训练的日子不变,负重越野,俯卧撑、引体向上、仰卧起坐、贴墙深蹲、四百米越障徒手攀援这些特训时期的基本项目重复,打靶、近身格斗、更残酷的项目等着大家,袁朗没有食言,他让大家每一天都过得不一样,在平淡枯燥而又欢乐的日子中迎来了第一次实战。浓重色彩的原始森林,一个冷雨夜,在纯净的世界中,却经历了一场现代化武器的战斗,新进的士兵们茫然,迷惘。第一次杀了人,许三多,近身格斗,他在他的生日失去了一点东西,很重要,窝在床上不能动弹,袁朗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讲了一个麻药和阑尾的故事,拿了一个月的工资和一个月的假期解决了问题。第一次杀了人,吴哲,远程射击,这相对近身格斗好太多,可是吴哲看到被自己打中的毒贩绽开皮肉中流出的血浆,闻到自己手上的血腥味,心中的一座城墙轰然倒塌,胃中一阵翻江倒海,把一点身体的支持都吐了出来,尽管袁朗说这连最低烈度都算不上,不得不再次夸奖吴哲,他很快给自己进行了心理建设,完美的天衣无缝,无懈可击,袁朗的眼里露出温暖和宽慰,他相信吴哲,他不担心他,吴哲足够强大,只要多些历练就足以与自己并肩。

我能够在在这种情况下恢复的那么快吗?再次提出了问题。遇到迷茫的时候,束手无策的时候,需要淡然的平常心,完美性格,我希望能够做到。这是士兵给我的。

Silent。沉默。这是一场演习。高烈度演习。允许真实死亡的演习。到处被导弹轰平的大地,春草不生,只有交火味,这味道通过鼻腔充斥大脑,仿佛头颅即将爆裂,长期的工作,只有麻痹,手持九五突、八八式狙击步枪、定义装置等等一切派得上的工具。战争伊始保持沉默。

什么是战争? 打击,打击一切,让对手敌人手无缚鸡之力。国家的荣誉,个人的使命感,个人的生死,促使他们走在最前线。猛然发现只有在描述过程中才能寻找到那份沉淀,自己的思想混乱复杂似一团乱麻,却又那样让人清醒。这是士兵给我的。

演习以吴哲摧毁敌军的指挥中心暂告一个段落,这是团队的功劳。

夕阳西下,皮艇里的四人背着镜头远去,霞光勾出淡淡的轮廓,是那样的耀眼,夺目。

故事结束了,生命还在继续。

在遥远的那片丛林里,一队特种兵正在潜伏,带着理想和希望。作战。终其一生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29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