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欢迎您!

当前位置 >> 学生频道 >> 优秀习作 >> 文章正文

没有一片悲怨

时间:2008-12-03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次数:382次 【字体:小 大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文本】

高三(4)班 姚佳丽

人们对于比自己生命长的事物总含有几丝敬意,反之,对于那些生命短暂的则给予轻蔑与不屑。前者如海洋,宇宙,后者如晨露、秋霜。对于动物亦是如此。

雨天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是亲近自然的最好时候。微微的雨丝略带绵绸,给人带来淡淡的朦胧。我伴着雨丝轻舞应约前来欣赏一个久远的生命千古古木。

通过它饱经风霜的外衣,似乎可以瞥见它的过去,正如父亲的料想一般,我开始为它的伟岸折服。我出生的时候比一颗种子大,却无法长得像它那样参天,似乎可以支撑一切。

树根露出的部分略有青翠的东西,我猜想那是新芽,但我错了,冬天只带走了它的叶,未催发它的芽,那只是苔。青苔,多么可悲的小家伙,它的存在与古木相较是那么浅薄,没有经过岁月浓烈的洗礼,没有风霜深厚的挚爱,它的存在似乎是种悲哀。

我极力想看清它只能依附着生长的青苔,想从它的表情中获取一种一生叹息的凄清,可我又错了,我丝毫找不到那种我所料想的。它的颜色明亮,虽只是绿色却有光辉,从古木枝桠上落下的水珠落在棉柔的青苔上面,用手紧抓住,似乎依恋在冬日里有勃发生机的青苔。在青苔上它轻舞,歌唱,犹如它是为青苔而从天而降,是上天派水珠来陪伴青苔。

古树大概连唐代的风光也目睹过,如果苔藓如小草一岁一枯荣的话,古树已经见过千年前它的祖先,纵使青苔的祖辈都在也没有古木来得参天吧!即使如此它也不悲怨,不悲怨自己生命的短暂,不悲怨与自己邻近的是参天古木,不悲怨远来的人只为一睹古木风采而忽视它的存在。

偶听地理老师提过两极附近有青苔带,春天,麋鹿挖很深的雪来寻找它们。原来青苔在遥远的地方也有足迹。它们被认定为没有根的低等植物,但它们却用存在告诉我它们不是卑微没有价值的生命,他们没有一片悲怨。

生命大概就应该是这样套用鲁迅先生的话:世界上本没有什么生命是最为高贵的,说的人多了便有了高贵的生命。其实,只要存在过,留下对这个世界爱过的痕迹,就是高贵的生命。倘若连青苔也不因为没有高贵生命的血统而悲怨,那我们呢?

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29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