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欢迎您!

当前位置 >> 学生频道 >> 优秀习作 >> 文章正文

挺直身板

时间:2010-01-25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次数:791次 【字体:小 大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文本】
高二(11)班陈韵
阿桦曾经收过些废品,但当时人们总唤她是捡破烂儿的。她总是挺直了身板嚷道:饿(我)是收废品的!
阿桦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来我们家干活当钟点工。她一脸憨态,体型与阿长相仿,进门时总要挤一挤。我总笑话她体态肥硕,她便板下脸来,这是饿(我)娘生的,没得你说。似乎是要与我决裂。但不一会儿工夫,她又投入到工作里去了,她很少闲谈,只是不停干活,因为干好了我们家,她还得跑着去另一家。
阿桦爱钱,因为她有个不争气的丈夫,还有个不孝顺的儿子,老朱还带上个不懂事的孙女,因为生活过得可谓是贫苦,一家老小挤在一家破传达室里。四个人睡一张床,母亲看她可怜,就硬是要把家中余出的小床给她。她抿抿嘴,不好意思地问,那得多少钱呐母亲笑着说:不用给,送你的。她便摇手说:不中不中。母亲也不退步,硬是要搬家公司的人来把床搬到她家去,阿桦挺直了身板,说:你不给个价,饿不会拿的!她态度坚强,母亲只好收了她一点钱。她也不要啥搬家公司,挺起身板自己蹬着辆破三轮来运去了床,我对母亲说:就给这么点儿钱,还以为是收破烂呢?母亲瞪我一眼,说:这话你若是被阿桦听着了,以后就没人帮你打扫了,她的脾气可牛了。
有一次阿桦来我们家的时候,脸色不再那么红润,而是一脸土色。做完活,母亲留她吃饭,她却出奇的答应了,以往她总婉言拒绝。吃饭的时候,母亲探了探她的口风,阿桦突然哭了起来,连年幼的我也被吓了一跳。原来她在别家干活的时候,女主人嫌她脏乱,体态肥硕,辞了她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。阿桦抹着眼泪,正如母亲所说,她最不爱听人家嘲笑她,不是为了面子,倘若为了面子,何必难忍泪水呢?可我那时也没明白,她究竟是为了什么,只是那次之后,她辞了工作,也搬了家,不知流向何方。
许多个岁月之后,我在去上家教之际,见到一位体态丰硕的老人,正是阿桦!我便去向她说明我们曾经相识,她一惊,然后挺直身板说:饿现在管管这里的传达室,不去干活了。她笑着,这里的老人和饿关系都很好。
后来我惊异那时阿华何故笑得如此灿烂,终于明白,她的脊梁笔挺笔挺,一切绝非为了面子,她只是知道挺直身板做一个人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2958号